《纽约时报》看武汉卓尔:奇幻的漂流记,一支“放逐”的球队

2020-06-09 02:20 评论 0 条

很多时候,姚翰林都会用照片记录下自己回国时的情况。但这一次,他要与妻子及儿子迎来一次饱含热泪的重逢了,他要热情的拥抱自己的母亲,再吃上那碗熟悉、喜爱的热干面。你可能想象不到他有多么怀念家乡美食的味道。

在过去60余天的日子里,姚翰林和他的武汉卓尔队友们都生活在“枷锁”之中。自今年1月22日以来,由于快速爆发、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武汉这座城市决定封城,而那时的武汉卓尔正在广州进行着赛季前的备战。在这样的背景下,球员和教练们如“放逐”般地前往棕榈树环绕的太阳海岸,一边训练着,一边数着时间梦想着回家之路。

这里也有可以让他们缓解忧虑的地方:大多数时间里球员们都头顶着晴空,在修剪整齐的球场上训练着,他们也有闲暇时间去购买大牌商品,享受当地的美丽景致。他们甚至还被邀请观看皇马与巴萨的西班牙国家德比,也欣赏了安达卢西亚壮美的日落景象。

但他们的思绪还是不可避免地会牵至万里之外的地方。在这个小世界之外,他们的亲人、朋友们正处于严重的疫情之中。没有人能置身事外,没有人能够彻底放下。

武汉卓尔的球员们没有患病的情况,但他们的内心早已疲惫不堪。

“可能我会哭一会儿吧”,在俱乐部效力多年的武汉本土球员姚翰林在谈到自己最终将迈上回家之路时如是说。他的儿子也一直喃喃地说着爸爸快点回家。姚翰林说:“我们真的非常想念我们的家人、孩子。也许他们都快忘了我们的模样。”

球队驻扎在马贝拉当地的一家豪华酒店中,即便在这里已经度过了几周时间,周围的一切还是显得那么的不协调。在大多数日子里,你在这里总能看到些许上了岁数的德国和英国游客穿着白色的浴袍从泳池旁走过,而不远处就是这群因赛季推迟开赛而仍在训练的球员们刚刚结束训练课的身影——他们的新赛季已经向后推迟,但到现在官方也无法确定一个明确的日期。

在这家人烟稀少的酒店阳台上,姚翰林回忆起他的世界崩溃坍塌的那一刻。

1月22日,就当他在广州参加球队的训练营时,他的手机突然间响个不停,上面都是群聊的消息。他当时甚至感觉手机已经发热到需要扔在地上冷却一下。

无数的消息都在提醒着姚翰林和他的队友们,武汉这座拥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为了防止病毒的蔓延,需要与世隔绝,进行封锁。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姚翰林正是因在武汉卓尔勤勉地效力了十余年的时间,成为了家乡的英雄。那一天,姚翰林已经与妻子和孩子分别了一个月的时间;在此之前,他一直急切地盼望着在那一周的晚些时候与家人团聚,共度春节。

“我感觉自己崩溃了”,他说。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有数百万人都因疫情封城的原因无法与家人一起共度春节这个最重要的节日。同时姚翰林和队友们也意识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远超他们的想象。

由于当时国内除武汉外的其他地区没有类似的举措,因此有部分球员获准离队回家,但姚翰林和其他一些来自湖北的球员则只能通过视频的方式与家人联系。大家都试着展现出乐观的一面,尽量隐忍、不流露封城之后对家人的担忧。

几天后,也就是1月29日,球队飞赴西班牙开始最后的集训。按照原来的规划,作为最后阶段的调整,球队准备在海外一直训练至2月22日,随后回国等待新赛季的开始。而就在全队降落至西班牙后,武汉这个标签几乎被认作了新冠病毒的代名词。在马拉加,无数的记者和镜头围绕着这支球队,而刚刚在1月上任的新帅西班牙人何塞-冈萨雷斯则为了平息球队到来的忧虑,特意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

在球队来访的6天前,何塞与家人就提前来到了球队的驻地,他们也感受到了可能出现的麻烦。压力之下,当地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将对这支中国球队采取必要的措施以避免危及公众的健康。

但这样的消息并没有立刻传递出去。

在球队飞赴驻地的前一天,宾馆方面突然取消了俱乐部的预定申请。紧接着,球队训练场的老板表示,由于一支俄罗斯球队的训练场紧挨着武汉卓尔,其对此进行了反馈,因此他告知卓尔方面必须要另寻训练场地。

此外,球队还遭遇了其他方面的侮辱,比如说原定与来自俄超及丹麦联赛球队的热身赛也最终以取消告终。无奈之下,球队只得与另一支来自中国的球队进行热身。

“他们以为病毒也跟着过来了”,何塞带着有些疲惫的神情说道。他表示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经历的最困难的几个月时间。现年53岁的他今年1月才刚刚接手武汉卓尔,他到现在还没有执教过球队的任何一场正式比赛,但面对这些他可能在3个月前都从来没听说过名字的球员,他用冷静的表现给予着大家安慰。

何塞告诉球员们不要将外界的反应认为是针对性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未知所造成的恐惧。球员和工作人员们也铭记于心;俱乐部内部一部分人也坦言,随着疫情的蔓延,他们中的大多人也有类似的恐惧感。

“这就像是说你来自一个名为‘埃博拉’的小镇一样”,一位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说。

球队最近签下的新援法国中场纳霍尔表示,他非常清楚地记得经纪人在1月告诉他武汉卓尔对签下他感兴趣时自己的反应:没门。

为了签下他,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向他解释了中国国内如何更好地处理疫情,最终说服了他。然而这却无法阻止他的朋友对此的抵触。“他们告诉我,我去了就是去送死”,纳霍尔说。

一个多月后,他与俱乐部包括球员、教练以及工作人员的一行40余人一道困在了西班牙。

那段时间里,通过电话、短信以及社交媒体平台,大家关注着国内疫情每天的态势发展,俱乐部管理层当时也认定留在西班牙是最好的方式。然而随着病毒渐渐在其他地区肆虐,情况发生了改变。西班牙如今的确诊病例超过了4000例,在整个欧洲仅次于意大利,而中国国内则早就开始了严格的疫情管控措施。

周五,西班牙首相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给予各地政府封锁城市、限制人员流动、配给相关商品的权力。

“我们曾经逃离了中国国内的疫情”,何塞说,“现在我们要逃离西班牙国内的疫情了。”

如今,卓尔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回国之旅,他们的返程计划始于本周六。由于球队仍然无法直接返回武汉,他们决定在深圳开始另一个训练营。这意味着球队需要再寻找一家驻扎酒店以及新的训练场,也要再等待一番。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先要面对15天的隔离观察期。

这段滞留西班牙的经历让球队得到了充分的磨合。何塞表示,他利用训练课来试着消除球员们的思乡之情,也因此更好地团结了球队。尽管还需要继续等待新赛季的来临,但他麾下球队的结构也变得更加殷实。

“不妨想象一下你的家人日复一日困在家中的感觉”,何塞说。“这真的是非常非常难过的滋味。幸运的是,当他们在训练场上踢起足球时,大家每天就能在几小时的时间里忘记一切烦恼。那是我在足球场上看到的最灿烂的笑容。”

何塞表示,在执教武汉卓尔的问题上,他在人生中所积累的任何经验也许都帮助到他。“对于足球场上、看台上乃至新闻发布会上所发生的一切,我都非常熟悉,但这种情况?我从来没经历过”,他说。

原文作者:Tariq Panja

翻译:Equalizer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纽约时报》看武汉卓尔:奇幻的漂流记,一支“放逐”的球队 | 足球新闻网
分类:足球规则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