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了球队46年后,瑞典“纽卡斯尔”先生终于有了名分

2020-06-03 02:34 评论 0 条

拉尔夫-纽卡斯尔-科内柳松刚刚度过了一个疯狂的月份。

54岁的拉尔夫在与瑞典政府持续6个月的斗争中获胜,正式将自己最热爱的球队名称放进法定姓名里,并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关注。来自英国、印度和新西兰等国家的300多家媒体希望采访他,而在数百次电话通话中,有一个来电最让他感到意外。

“我接到了一位叫琳达的女士打来的电话。”拉尔夫说,“琳达告诉我,迈克-阿什利(纽卡斯尔老板)想跟我聊聊……”

拉尔夫所说的琳达是阿什利的妻子,她也是瑞典人——俩人于1988年结婚,2003年离婚,不过几年前又复合了。“我猜琳达是想先听听我对迈克-阿什利的看法。她说:‘我是琳达,我们听说你是一位纽卡斯尔球迷,把名字也改成了纽卡斯尔。迈克-阿什利就在我这儿,如果你愿意,你俩可以聊聊。’”

“起初我以为是有人搞恶作剧,我根本没想过阿什利会与我对话。与某些球迷不同,我并不恨他。当然,我确实质疑过他为俱乐部投入了多少资金,但相信情况会有好转的。”

“通过那次聊天,我觉得阿什利挺随和。他对我改名字感到非常高兴。他告诉我:‘噢,你肯定是个铁杆球迷!对俱乐部的支持太赞了。’他和我聊了聊纽卡斯尔对阵牛津联的一场足总杯重赛,让我觉得就像在跟一个普通的哥们儿聊天。”

“然后他又问我,是否愿意去圣詹姆斯公园球场,陪他观看一场比赛。太令我惊讶了。我渴望前往现场观看纽卡斯尔的比赛,只可惜囊中羞涩,无法经常去现场,所以根本不可能拒绝这个邀请。”

拉尔夫告诉我,他和阿什利还没有决定一起看球的时间,不过可能会在本月敲定细节。

拉尔夫之所以决定将名字改成“纽卡斯尔”,并不是为了吸引俱乐部老板的来电。事实上,这是他在住院的两个月里的一次尝试。

“有家瑞典博彩公司发起了一次叫做‘寻找托特纳姆’的竞赛,想要寻找那些愿意改变姓名的足球迷。我在医院听说了这件事,心里就想,‘这活动太对我胃口了,我就是纽卡斯尔先生。’”

在拉尔夫的家乡小镇,许多街坊邻居都称呼他“纽卡斯尔”。

“我提交了名字,不过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儿,事后完全忘了这事儿。”拉尔夫补充说,“直到出院后接到那家公司带来的电话,我才知道自己进了决赛。”

那次比赛共有3位获奖者:大卫-托特纳姆-林德、雅各布-达赫林-盖斯利和拉尔夫-纽卡斯尔-科内柳松。活动主办方为获奖者提供了奖品,让他们能够到现场观看自己喜欢的任意一场欧冠比赛,但拉尔夫没有兴趣。

“我告诉旅行社:‘纽卡斯尔不打欧冠。’”拉尔夫笑着说,“博彩公司给了我一张2000英镑的优惠券,可以在指定的旅行社使用,但由于纽卡斯尔没进欧冠,我就把优惠券卖给了一个朋友,然后用那笔钱跑到英国看了一场纽卡斯尔对阵伯恩利的比赛!”

有趣的是虽然拉尔夫成了比赛的优胜者,但他想改名的申请曾两次被拒绝。瑞典税务局声称“纽卡斯尔”不是传统的瑞典人名,法院也这样认为……“我很生气。我告诉法院,有11个朋友总是叫我‘纽卡斯尔’。我还提到了其他案例,比如某位斯德哥尔摩球队的球迷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球队昵称‘老鼠’。我想让他们知道,纽卡斯尔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大约3周前,我收到了一封信,信里写道:‘是的,我们理解。如果总得有人名叫纽卡斯尔,那个人就是你。’我太高兴了。”

拉尔夫已经记不清自己到现场看过纽卡斯尔的几场比赛,但他告诉我,纽卡斯尔0-0战平伯恩利一役应该是“第100多场”。

拉尔夫对纽卡斯尔的热情始于4岁——他的父亲伦纳特是个瑞典渔民,那年曾前往英格兰东北海岸捕鱼,带了一支纪念纽卡斯尔1969年夺得博览会杯冠军的三角旗回家。“父亲会去看桑德兰和纽卡斯尔的比赛。老实说,他很可能更偏爱桑德兰……但我一直支持纽卡斯尔。”

1974年8月,8岁的拉尔夫第一次到现场观看纽卡斯尔踢比赛,在看台上见证了纽卡斯尔2-0战胜西汉姆。在那场比赛,马尔科姆-麦克唐纳和约翰-图多尔是球队的进球功臣——“麦克唐纳、彼得-比尔兹利和希勒是我最喜欢的3名纽卡斯尔球员”。

“只要来现场看球,我都会光顾圣詹姆斯公园球场附近的‘草莓园’酒吧。我记得当父亲带我来看比赛时,酒吧里挤满了人,我们站在外边,父亲不得不托人把钱传到吧台……几分钟后,父亲终于拿到了啤酒。”

随着年龄增长,拉尔夫越来越“迷恋”纽卡斯尔了。拉尔夫告诉我,他每年都会前往现场观看至少两场纽卡斯尔的比赛,在路途中需要乘坐飞机、轮船和公共汽车。他在几年前就放弃了哥德堡队的季票,只看纽卡斯尔的比赛。

(图)拉尔夫和他的孙子蒂诺

2004年10月,纽卡斯尔4-3战胜曼城,那是最让拉尔夫感到高兴的一场比赛。另外,纽卡斯尔在几场泰恩-威尔郡德比中的表现也给他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我还记得1985年新年的一场比赛,太特别了。我看到比尔兹利对桑德兰上演了帽子戏法!”

拉尔夫还说,他曾在2002年12月亲眼目睹希勒在纽卡斯尔与埃弗顿的一场比赛中抽射破门,那是他所见过的最佳进球。

“当时我们0-1落后,坐我旁边的哥们儿很沮丧,说球队就像‘垃圾’。我告诉他:‘别泄气,我们能赢的。’然后希勒和贝拉米就进球了。那哥们儿跳起来亲我,嘴上还喊着‘我爱你’。这就是我为什么热爱纽卡斯尔,这支球队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在纽卡斯尔历任主教练中,拉尔夫说他爱‘绅士’博比-罗布森,不过他最喜欢的教练永远是凯文-基冈。拉尔夫告诉我,基冈曾经在他家人最需要的时候送来温暖。

“我女儿路易丝患有先天心脏疾病,险些死去。”拉尔夫说,“我不知道基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他给我们写过几封信,祝我们好远。在那段艰难时光里,他的信让我们感受到温暖,给我们带来了力量。我真是太感激了。”

上世纪70年代至今,拉尔夫收藏了纽卡斯尔队史上的所有球衣,还在自家客厅画了一幅希勒的壁画。拉尔夫在一所学校工作,喜欢画漫画,并且总是会在作品中用细小的文字插入“NUFC”几个字母。拉尔夫身上有8个纽卡斯尔主题的文身,而他的儿子还为纽卡中场球员圣马克西曼写了首歌,在YouTube网站上吸引了接近20万次观看……

1990年10月,拉尔夫和妻子杰西卡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订婚。“我再也不会那样做啦,因为我们1-3输给了查尔顿。”

1978年11月,拉尔夫在现场观看了纽卡斯尔2-0击败剑桥联的一场比赛,赛后他从草坪上剪了些草,至今还保存在家中的一个塑料袋里。“如果纽卡斯尔赢得联赛冠军,我就把它当成烟抽了。”拉尔夫笑道。

1998年,拉尔夫在看台上观看了纽卡斯尔对阵阿森纳的足总杯决赛——遗憾的是,纽卡斯尔最终输给了枪手。

“你可能以为我在编故事,但我之所以有机会去现场看那场比赛,完全是因为一次下注。1996年12月的一天,当时我几乎身无分文,但我买了纽卡斯尔7-1战胜热刺。当纽卡斯尔7-0领先时,我特别希望热刺也进个球,朋友们都不明白为什么……18个月后,我花钱给我和儿子买了足总杯决赛的门票。输掉比赛很痛苦,不过我喜欢那段经历。”

作者:Chris Waugh

翻译:足球译佳之言

文章来源:The Athletic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追了球队46年后,瑞典“纽卡斯尔”先生终于有了名分 | 足球新闻网
分类:足球规则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