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已成为全球体育共同的战疫

2020-03-21 01:45 评论 0 条

2020年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新冠状病毒的爆发已经对全球人群的健康产生了威胁,经济、体育、政治深受其影响,多个亚洲、欧洲国家相继沦陷,中超、英超、NBA、F1等等比赛已经停摆,2020年最值得期待的体育盛会奥运会与欧洲杯,也将面临延期甚至取消的可能,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成为了全球体育共同的战疫。

伤不起的东京

1936年7月31日,一则让日本帝都沸腾的消息从柏林大会上传来,东京击败了芬兰赫尔辛基,获得了第十二届奥运会的主办权。根据当年新闻的描述,当时东京城内的庆祝不亚于2001年北京申请奥运会时的场面。日本人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要把东京奥运会办成一次有历史意义的盛会。

然而次年卢沟桥的一声枪响让日本的侵华战争正式开始,也加剧了国际战争局势的事态,二战已经开始,日本进入战时体制,舆论全面收紧,文化娱乐停摆,日本国内包括奥运金牌得主西大尉在内的陆军马术选手“中止训练”,9月6日,政友会的河野一郎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发言,称“军人们如果中止马术训练的话,那么全体国民都应该停止”,公然呼吁中止东京五环。

战争随即带来的是国家财富的巨大消耗,物资供应开始吃紧,为举办奥运会,组委会曾决定建设一座花费800万日元、1000吨钢筋的11万人体育场,这相当于日本整个国家预算的3%。

但一切都被战争拖累了,日本拿不出支持举办奥运会的经济,其他国家也纷纷表示不愿派运动员前往东京参加运动会。在此情况下,1938年东京奥运会的行政主管首长、厚生省大臣木户幸正式作出了中止东京奥运会和原定于同年举办的东京世博会延期的决定,战争是取消东京奥运会的最大原因。

于是日本举办奥运会的梦想只能延后,直到1964年终于满足了日本举办奥运会的梦想。

56年之后,当日本东京即将再次成为奥运会的舞台,新型冠状病毒却呼啸着在2020年的寒风中扑来。从1月末日本出现首例无武汉旅行史病例,到2月“钻石公主”号乘客下船感染工作人员,日本一直都未曾真正重视新型冠状病毒。

很快,日本就感受到了这种病毒的可怕,确诊病例突破三位数,并出现确诊患者死亡,截止成稿前,日本本土已经有557例现存确诊病例,19人死亡,考虑到7月份就将开始的奥运会,多方声音都在考虑奥运会的延期甚至取消。

然而,日本定然不希望奥运会延期甚至取消,原因很简单,日本国内的疫情还算可控,而为了奥运会,他们可谓“精心准备”。

首先是花费层面,日本为准备奥运会已经投入了260亿美元,对于经济形势并不理想的他们而言,这项花费可谓动了家底;其次,因为9年前的核辐射事件,日本一直等待时机去重塑国家形象,所以环保也成为了日本想要给世界展现的一个方面;最后,日本国内经济不温不火,奥运会能为一个国家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这也是日本渴望经济再度腾飞的一个契机,所以奥运会对于日本,是真的输不起。

在奥运会的历史上,夏季奥运会曾被取消过三次,都是因为战争原因,东京已经经历过一次,如果这次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而被取消,那么又将创造历史。

现在疫情并非只是影响到了日本与亚洲,欧美的相继沦陷让日本也无法企及,奥运会毕竟是所有体育人的盛会,在这个时候延期或者取消奥运会的声音不绝于耳,考虑到离奥运会只剩下4个月的时间,东京奥运会与“战疫”正在赛跑。

特色欧洲杯将延迟

2020年欧洲杯本也是今年世界体坛的一次盛会,欧洲足联为了纪念欧锦赛60年决定用巡回赛的方式来举办,这则创意可谓心意十足,考虑到欧洲国家大多相聚不远,这届欧洲杯很可能成为世界足坛历史上的一次经典案例。

然而,欧洲国家相继沦陷在新冠状病毒的肆虐下,尤其是意大利。在国际米兰主席张康阳的抗议声中,意大利足协似乎还未明白事态的严重性,随后当尤文图斯的鲁加尼被确诊,桑普多利亚的5名球员感染,意大利足协与欧足联才意识到病毒的威力。但病毒已经在欧洲蔓延,阿森纳主帅阿尔特塔,切尔西边锋奥多伊相继确诊,其中意大利的现存确诊已经超过了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欧洲杯必然也将受到致命影响,巡回的赛制本是最大的特色,但在疫情发展时,却可能会产生各种交叉感染。法国媒体《队报》称,欧足联已经召集成员在下周二举行召开视频会议,欧足联很可能将宣布2020年欧洲杯推迟至2021年进行。

在病毒面前健康是头等大事,欧洲疫情的进展还有爬坡后达到高峰的可能。欧洲杯是换地举办,还是延期甚至取消,确实都存在可能。

当然,在这三种可能中,可能性最小的是换地举办,毕竟距离欧洲杯开幕只有3个月,欧洲拥有承办如此规模比赛的城市大多也都是五大联赛所在的国家,而意、法、英、德、西都处在疫情地区。像其他国家想在短短3个月之内达到举办欧洲杯的能力,恐怕有些强人所难,更何况球迷、球员之间的流动性难以保证安全性,一届没有观众的欧洲杯?恐怕不会出现。

欧洲联赛齐停摆

截止目前,球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案例每天都在增加,先是意甲鲁加尼被确诊,随后桑普多利亚的科莱、埃克达尔、拉古米纳和托斯比确诊,英超的阿尔特塔,奥多伊先后确诊,德甲帕德博恩队的卢卡-基利安确诊成为德甲首例感染者,西甲莱加内斯俱乐部CEO马丁-奥特加确诊;目前唯有法甲联赛尚未沦陷……

在这种情况下,五大联赛也不得不宣布联赛进入“隔离期”。生命高于足球,五大联赛适时的停止将保护更多球员与球迷的身体健康,但这个决定当然也会有很多影响。

之前国际米兰主席张康阳就曾公开质疑意甲联赛主席,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国家德比”的日期三番五次的进行调整,其根本目的不是为了远离病毒,而是如何保证经济利益。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危害公众的健康。

只是,作为金元体育圈中最具有价值的一部分,五大联赛包括欧冠联赛自然是各种赞助商,转播方,运营方产生经济利益的大舞台,而欧洲足球能够成为世界足球中最强大,最体系化的板块,正是其背后的经济收入挂钩,让联赛停摆无异于让收入停止,这种涉及利益关系的事情定然不好做决定。

全球体育的战疫

受影响的还远不止足球,3月12日NBA宣布联赛将进入停摆期,该事件的爆发点在于爵士球员戈贝尔的确诊,有消息称戈贝尔感染的原因是3月7日曾给一名小球迷签名,这名小球迷随后被确诊感染,有可能是感染戈贝尔的源头。但反之同样,也不排除戈贝尔是小球迷的感染源。

只是在戈贝尔确诊之后,他在新闻发布会之后故意用手摸话筒的行为被批判,这展现了他对疫情的无知和轻视,随后更糟糕的消息传来,他的队友米切尔同样被确诊。而戈贝尔还在最近一次的比赛中亲吻过篮球,这样的局面下,已经陷入在新型冠状病毒之中的美国宣布了NBA等运动的停摆。

停摆自然带来了巨大的竞技损失,全球体育赛事都进入了寒冬,光是NBA的门票损失就超过了5亿美元,更不要提起版权与广告的价值,毕竟在上个赛季NBA的总收入达到了88亿美元。对球员而说,无法上场打球也可能面临“经济危机”,独行侠队老板马克·库班已经表示,无法为停赛期间上班的小牛队员工提供经济支持。

除了NBA,另一大运动F1也进入停摆。在此之前,F1的停摆是因大奖赛举办地的疫情原因,所以F1推迟了中国、越南、巴林大奖赛。而就在澳大利亚练习赛之后,迈凯伦车队一名工作人员核酸检测呈阳性,F1前四站比赛均在疫情影响下取消或者推迟。

由此,我们看到了在疫情面前,生命绝对高于体育,而体育的本质本就是为了让人们更加健康,不管体育背后的经济利益有多大,所有体育人都应该齐心合力去战胜这场“战疫”,这也是每一个运动员所擅长的。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新冠病毒,已成为全球体育共同的战疫 | 足球新闻网
分类:热门赛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